白炭

不伦不类

水晶坟茔:

我从来都不觉得自己能活到二十五岁以后,甚至二十五岁都有点久了,这是个随便编的日子,我会觉得很累,面对漫长到不可控制的人生,除了疲惫别无其他,活下来的理由是还有事情没有做到,所以即使不能过活也觉得要撑到那一天,如果那一天过完了,我会觉得可以去死了,因为已经没什么活下去的理由了。一方面我渴望被爱,另一方面它是巨大的负担,因为被爱以后我有越不能从容的去死,这样一来除了伤害自己就没有别的好处。近来神经质和抑郁很严重了,但是我希望它能浮在冰山底下,等我真正想死了,再整个把我吃掉也不迟,毕竟那个日期也不会晚来太久。

没人关注的话……不是放飞自我的好时机吗

未竟的诗人

剪发